当前位置:首页 > 科室介绍 > 麻醉科
科室风采

走进哈佛

——麻醉科主任王伟芝赴麻省总院参观学习纪实

    应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麻醉科谢仲淙教授邀请,经医院批准,我于2015年11月8日~14日到麻省总院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参观学习。
    2015年8月7日,医院举办了“牵手哈佛”麻醉学术活动,会议邀请了哈佛大学麻醉学教授、麻省总医院老年麻醉研究室主任谢仲淙博士到场讲学。谢教授一行和我院院长卢洪凯、副院长王明臣、医疗部部长助理王炳武等就美国麻醉专业现状、我院的发展历史以及麻醉科和麻省总医院麻醉科建立专业交流机制等进行了座谈。谢教授对我院麻醉科的建设提出了宝贵意见并作了美国麻醉医生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和术后认知功能障碍的专题讲座,麻醉科全体人员和市区医院麻醉科主任参加了学术交流,谢教授对大家提出的问题进行了细致解答。这次学术交流活动的举办,开启了我院麻醉科国际合作的新平台。
    因为有了“牵手哈佛”的基础,我于2015年11月8日来到了世界著名的美国麻省总医院。麻省总医院(MGH)建立于1811年,坐落于波士顿,是美国历史上最悠久的三所医院之一,也是新英格兰地区建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医院和哈佛医学院建立最早、规模最大的教学医院。在2012~2013年度最新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中,MGH被评为全美第一最好的医院。

    医院开放床位898张,有46间手术室(其中门诊手术室10间)。年门诊量140万人次,住院病人47000例,急诊量76000例,手术量5万例。MGH拥有超过2.1万名员工,其中包括4700名注册护士、3900名医生(含心理医师、牙医、足病医师、住院医师等)。MGH也是美国最大的研究型医院,每年投入研究的预算高达7.5亿美元。

    过交流学习,有以下收获和认识,与大家共享。
    一、关于日间手术 
    通过与谢教授交流了解到,在麻省总院,其住院病人平均住院天数为7天。手术病人在术前住院的只占10%,手术后住院的10%多一点,近80%的手术病人是日间手术,国内医院包括我院在这方面还相差甚远。
    二、关于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
    拿神经外科住院医师培训举例,麻省总院神经外科一直在全美排前三名。有四个病区,每年完成手术超过2000台。手术室有两个术中核磁共振手术间、两个术中CT手术间、一个术中DSA手术间,还有两个常规手术间。美国的神经外科住院医师培训期为7年。第一年在基本外科轮转,两年做研究工作(根据个人兴趣,基础、临床研究均可),其余四年在神经外科培训。这四年中要参与完成约1700台手术,其中最后一年住院总期间要独立完成150台左右的手术。住院医平时的工作非常辛苦,早上4点就要起床,5点查房,然后还有文献学习,和staff一起制定当日手术计划,7点就要进手术室,一般晚上8、9点才能回家,周而复始。但在住院医师期间,他们可以有充足的资源和机会去学习,7年下来他们可以完成几乎所有神经外科的常见手术。
    麻醉住院医生培训一般需要4年。第一年,普通临床医学训练,与我国目前培训相似,选择对麻醉有帮助的专业,如外科、新生儿科、ICU等轮转;第二~四年,麻醉专科训练,第二年多为普通手术室一般病例麻醉,主要学习气道管理、病人监测,普通生理、药理知识和麻醉基本技能(如桡动脉穿刺、深静脉穿刺等),第三~四年主要为麻醉专科训练,如心血管麻醉,小儿、新生儿麻醉,高危妊娠麻醉,最后半年可搞科研或进行专科麻醉。
    三、关于医保
    麻省总院麻醉科主任给我们介绍了美国的医保体系,与我们国家不同,他们基本上都是私人商业保险。此外,还有政府对特殊人群的医疗照顾与医疗计划、医疗救助,但无论是哪种医疗保险或政府对医保的投入,都把关非常严格,每个病人的花费都会进行严格的审核,不合理费用绝不会支付,比我们的医保管理要严格得多。美国的治疗费,特别是手术费用是很高的。美国医疗及保健花费也是逐年上涨,已达国民生产总值的13%多。


    四、参观见闻
    11月9日一大早,我们就来到麻省总院,医院门前小广场没有想象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零落的几个过往行人和偶尔走过的小车,谢教授早在病房大厅等待我们。在谢教授和医院负责接待的一位女士陪同下,我们首先参观了医院部分场景,随后来到了世界为之自豪的哈佛大学麻省总院世界上第一例全身麻醉发明地——穹顶。1846年,莫顿医生在这里施行了世界上第一例乙醚麻醉,为一位颈部肿瘤病人施行了全麻下手术,麻醉手术获得成功,从此开启了全身麻醉的里程碑。在这座建筑里,我们听取了吸入麻醉在美国及美国卫生保健2015复杂的业务讲座。
    第二天参观了麻醉科、手术室部分布局。医生办公室是按照工作安排布局,多名医生使用一间10余平方米的办公室,非常狭小,但医生上班基本都在手术室,很少进入办公室。在胸外科手术间,两名麻醉医生在为一例肺癌患者实施单肺通气麻醉,麻醉实施与国内没有差别,但以吸入麻醉为主,因为全凭静脉靶控输注没有得到美国FDA认证,麻醉设施比国内几乎所有医院都齐全和高档,麻醉机都是德尔格或其它品牌的高档机,麻醉用的粗、细两条电子软镜也是奥林巴斯大屏幕主机,每个病人都有血流动力学和麻醉深度监测。保温措施更是到位,手术床上有加温垫,床四周有气体加温。麻醉医生非常认真,麻醉过程中始终在观察病人及各项监测指标,不离开病人半步。手术室内各种显示屏很多,巡回护士有专用工作显示屏和控制塔,外科医生手术期间显得很轻松,台上只有两名外科医生,主刀与助手在手术过程中不断交流,肺叶切除加淋巴清扫2个小时完成,术后病人拔出气管插管后进入麻醉恢复室。麻醉恢复室是开放式单人单间,一名护士在监护管理病人,一名麻醉医生负责多个麻醉恢复室病人的处理。
    在手术室里,验证了国内所闻,就是很多美国医生进入手术室并不换鞋,谢教授陪我们参观时就穿着自己的皮鞋,这与手术室净化做得好有关,就是只关注手术台以上区域的无菌。
    第三天参观了麻省总医院医学研究中心。该中心坐落在波士顿城大西洋岸边,是一座独立建筑,看上去有10层左右,建筑面积大约5、6万平方米的样子。9点到达,跟随谢教授凭证入内,参观了5楼的麻醉动物实验室,主要研究麻醉药物对动物的影响及疼痛机理研究,谢教授主持的2400万美元的科研项目——麻醉手术后认知功能障碍也在这里进行各种动物实验。实验室设施齐全,几十间实验室内大部分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麻醉科研人员在忙碌着。之后,实验室主任带我们到7楼参观了中心实验室,这里配备了世界上先进的实验设备,分子水平、基因水平各类试验均能在中心完成。中心管理很严,只简单参观后即回到麻醉动物实验室会议室,听取了谢教授关于麻醉手术后认知功能障碍研究进展,然后听取了哈佛大学医学院麻醉系副主任徐教授关于科研与管理的学术讲座。徐教授也是30多年前自苏州医学院毕业进入麻省总院的,一直从事临床麻醉和科研工作。据徐教授介绍,麻省总院麻醉系有60多人从事临床麻醉和科研工作,这部分麻醉医生部分时间从事临床麻醉工作,部分时间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此外还有近百人只从事实验室工作,每年都有20~30个课题结题,每年都能立项课题20余项,发表SCI论文100篇左右。但他不无遗憾地说,虽然这100多年做了无数麻醉科研课题,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项超过或达到1846年乙醚麻醉的发明。
    经过三天的学习培训,徐教授和谢仲淙教授为每位来访者颁发了哈佛大学麻省总院的培训证书,圆满结束了本次学习历程。
    利用剩余时间,我有幸参观了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和著名的西点军校,于14日顺利返回。在此感谢医院领导、感谢麻省总院麻醉科谢仲淙教授对我本次学习活动的大力支持。       

(麻醉科 王伟芝)